友善列印

2013/01/16 │ Interviews

人生不分勝負│李家驊與《場外之內》

文 │ 趙家怡

在片中,場內所有正在比賽的鏡頭,都被導演置換成心跳聲的黑畫面,這種只聽得見咚、咚、咚壓迫又糾結的聲音,像是拳擊手套重重擊在我們身上的感覺。「《場外之內》就是拳擊場外面的『裡面』發生的事情,我們已經不是要看場上這些人如何被對手打、如何打倒對手了,因為他們真正挨的重拳其實是在現實生活裡。」李家驊這麼說著。


2013/01/16 │ Interviews

生產線上的女性勞動史│柯妧青與《她們的故事》

文 │ 趙家怡

《她們的故事》歷時兩年多的拍攝與製作,以多位加工區的資深女性作業員訪談貫穿整部影片,娓娓道來至今30餘載的女工歲月,以插畫、詩詞描繪舊時的青春故事。


2012/11/30 │ Interviews

直視天災背後更大的人為阻難 |黃淑梅與她的《寶島曼波》

文 │ 陳佳琦

導演一步一步帶著觀眾追索問題的核心,其中讓我們看到公務單位的被動、不願主動溝通的心態,看到人與人之間因為缺乏互信而失去共識,看到營造業普遍低價承包草率了事的態度,看到人們的錯誤決策與固守己見讓一件美事淪為爛攤子


2012/11/30 │ Interviews

拍片是我意外的旅程|許慧如與《黑晝記》

文 │ 陳佳琦

《雜菜記》與《黑晝記》, 很像一個實體跟一個影子,講的都是父女關係、一段生命中的長路,但是到了《黑晝記》 她開始意識到,那不只是她跟自己爸爸而已,很多很多的父女其實都在重複這樣的過程跟情感關係。


2012/11/29 │ Interviews

《帶水雲》創作理念訪問

文 │ 謝一麟

我覺得如果你跟人家說自然的奧妙、美妙,也許人家會想要開始了解。比如說現在很多人在騎腳踏車,當他騎車就會發現自然是這麼漂亮,進而也會開始反省自己的生活方式,對環境造成的壓力有多大。如果直接跟一個開車的說自然有多漂亮,他不可能聽得下去。


2012/11/23 │ Interviews

圍牆外的事|《粉墨登場》與吳星螢

文 │ 林木材

創作其實並沒有界線,影像創作者無論如何都應該在生命中挪出一段空檔去拍紀錄片。只有在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,才會讓你學會什麼叫做不去控制,什麼叫做無常,什麼才是和人事物相處的真實關係。你無法令這些重新再來一次。唯有經歷過這些,你才懂得什麼叫做謙卑!


2012/11/23 │ Interviews

Keep Rowing|《划大船》與林建享

文 │ 林木材

「ipanga na 1001號,用中文來理解的話,其實有著『跨越』的意思,一如跨越藩籬,跨越偏見,才能讓人與人之間互相尊重。」這句話從持續拍片20載,碰觸過各種題材的林建享口中說出,也彷彿為他自己的紀錄片理念,下了一個最好的註解。


2012/11/23 │ Interviews

對公義的溫柔堅持|蔡崇隆和《油症:與毒共存》

文 │ 林木材

「當你拿到紀錄的工具,紀錄什麼會最有價值?這樣的思考根深蒂固的在我的內心裡。我會認為去紀錄外在的,我們所不了解的東西,那些被忽視的、快消失的、被踐踏的、被壓迫的最有價值,也就是所謂弱勢者的部分。因為那些有權勢的人,已經有太多資源在他們身上了。照顧那些沒有被媒體照顧到的人,是我從做記者以來就一直抱持的思維想法。」


2012/11/23 │ Interviews

追探生命裡的歷史|《赤陽》與陳志和

文 │ 林木材

他緊接著說:「這一代人,就像是『夾心餅乾』,處在日本和台灣的身分轉換當中,而且又是戰犯…。從這個特殊的身分裡,從這段歷史裡,我們就可以看到台灣人是怎麼樣的一種狀態,他的身分和生命在這段重要的轉換過程中,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,這部份是我認為應該要被記錄下來的。」


2012/11/23 │ Interviews

何處是天堂|《幸運號碼》與廖敬堯

文 │ 林木材

「在拍攝紀錄片過程中,不管是當導演或攝影師,我覺得最重要的意義是,可以試圖用不同於一般人的觀點來看世界,可能是大多數人沒想過的觀點或想法。或許不見得會影響很多人,但至少可以讓價值觀稍微改變一下。」帶著靦腆笑容的廖敬堯認真地說著。